先来说马爸爸的分享,包括三个大的观点,分别是

  1.在金融建设过程中,我们要改变过去的一些思维惯性。

  他认为不要刻意去追求和适应欧美国家的标准,而应该要去思考未来社会对金融的需求,将未来金融的需求作为标准,与未来的标准接轨。

  马爸爸指出亚洲金融风暴之后,巴塞尔协议的风险控制逐渐变成为风险控制的操作标准,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,但它实际上是针对欧洲国家运转了几十年的金融系统老化的问题,欧洲那些老的金融系统极其复杂,很多已经不适应现在的需要。

  但是现在世界各国都将巴塞尔协议当做了金融操作的标准,金融走上了只讲风险控制,没有发展的路子。这个协议已经成了欧洲国家整体在金融上创新的阻碍,比如在数字金融方面。

  而中国在金融上最大的问题并不是金融系统老化带来的系统性风险,而是没有系统带来的风险。我们是没有成熟的金融系统,没有健康的金融生态,金融还没有完全流动起来。

  2.创新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,我们这代人应该有所当担。

  真正的创新是没有人带路的,是一定会犯错的,没有风险的创新实质是在扼杀创新。创新的问题不是有没有犯错,而是犯错后能不能进行修改完善,坚持创新。

  3.金融的本质是信用管理。

  他指出中国的金融现状主要问题表现一是金融资源和权利过于集中,形成大银行和金融机构的垄断;二是金融模式上的问题:当铺思维对金融发展的巨大束缚。

  在演讲和分析完三个大的观点之后,马爸爸指出中国在金融领域各种问题的根源,是金融系统的不健全,以及在监管思路和方法上的不当。


jzahV0vafwSBBV4TYHR2oPgmpTLh6tR2N2rVVIZn.png

  当然他也明确地给出了解决思路:

  1.监管应该以保证健康和可持续发展为目的,而不是为了监管而监管。

  应当将监和管分开来操作,监是关注发展,管是在预判有问题,或者出现问题时才去管理。

  2.将专家和学者结合起来 ,用实践中出来的理论来指导金融实践和发展,而不是将从办公室出来的理论当做指导。

  3.建立现代化的信用体系来发展金融。

  改变以抵押资产为基础发展金融的当铺思维。这种信用体系不是建立在当铺思维基础之上,也不是建立在熟人关系基础之上,而是建立在大数据的基础上之上。

  马爸爸的这篇演讲,反响很大,青禾也是看了好几遍,觉得非常过瘾。